你好, 访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微博上提问,@易呗网,更快获得回应
若有任何使用问题、建议、意见,
你也可以单击这里告诉我们。

4
请说出图中作品的名称和作者。 看图识名画
洛神赋图
顾恺之
《洛神赋图》(宋摹本)局部
设色绢本手卷
27.1cm×572.8cm
故宫博物院收藏

可以真实反映顾恺之画风的另一作品《洛神赋图》,共有4个比较完整的版本存世,3本设色,分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和美国弗利尔艺术博物馆,弗利尔艺术博物馆还藏有一卷元、明时期的白描摹本,而前面三者均为宋代摹本。各本构图大体吻合,只是完残程度不同,辽宁省博物馆一本还将原文对应画面抄录于画上。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最完整的北京故宫本。 和《女史箴图》一样,《洛神赋图》也是以手卷的形式对一篇文学作品进行图像表现,不过这一次的《洛神赋》是一首最哀婉动人的情歌。洛神宓妃也曾经出现在屈原的《离骚》中,那是一位姿容艳丽而有些骄傲的女神,让满心欢喜前去求爱的屈原只落得弃而改求。顾恺之画的洛神是曹植的洛神,是这位占天下八斗之才的曹子建用行云流水般的文字讲述的让人哀而不伤的爱情故事。大多数的人们都接受了《洛神赋》是曹植对兄长曹丕之妃甄氏的爱恋与怀念的说法。甄氏最开始是袁绍之子袁熙的妻子,204年曹操平冀州打败袁熙,随后就将甄氏指婚给曹丕,而在此之前,一直爱恋甄氏的是曹植。220年,曹丕登上帝位,封甄氏为妃,可是当时的郭后非常嫉恨甄氏,总在曹丕面前对她进行诋毁,终至曹丕賜死于甄氏,这是在221年。甄氏死后刚一年,曹植进京,在宫中,曹丕将甄氏的遗物一件玉镂金带枕见示于植,曹植自然是不觉已泣下,曹丕这一次将这件遗物赐给了曹植。拿着旧物,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曹植在从洛阳回自己的封地东阿途中,经过洛河,人马疲急,休息之际,有人告诉他洛河的水神是宓妃,他想起了宋玉在《高唐赋》中极尽能事描写的楚怀王与巫山女神之间的那遭相遇,便托对洛神之向往尽情抒发了自己对甄氏的思念。现在也有很多的人开始反对这种“感甄派”的说法,他们研究了“感甄”一说肇始于小说《感甄记》,还考证出甄氏的年龄实际上要比曹植大10岁,他们之间是不会产生这种出格的感情的。这些考证可能都没有错误,也许这位洛神后面真有一位神秘的女子,可是当我们将目光移到这张画中时,很多的争论就显得没有过多的意义了。

顾恺之用了近6米的画面来转述这个故事,画卷打开处一线松冈,人疲马倦,都在极放松地休息,表现的是原文中所交代的“日既两倾,车殆马烦”,曹植一行来到洛水之滨,怅望远方,恍惚中洛神出现了。往下看画家参照赋文叙述,描写了“相遇”、“洛神嬉游”、“相识”、“同庆”、“离别”等主要的情节片断。画家并没有像处理《女史箴图》那样每一段以题识隔开,而是以远近山林、清溪垂柳一些简单的背景将各个情节连串起来,画面的空间感在观看时已经很巧妙地转化为时间的行走我们不再是在同一时间的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而是随着景致的穿插,走入了曹植和洛神奇遇的全部过程。

从技法上看,此卷中画家对山水的处理与《女史箴图》中的一样都是十分典型的早期中国山水画画法,即所谓的空勾无皴,用匀细线条勾出轮廓,再以石绿植染,不同于成熟之后山水画中极富变化的各种利用毛笔在宣纸上擦出多种效果作为皴法的方法。这种相对原始的技法在画中却恰到好处地以一种装饰效果增加整幅作品的神秘氛围,没有真实感的景色更让人有如入仙境之感。当然,这一点并不是顾惜之有意的,唐人张彦远对隋唐以前山水画的描述是“群峰之势,若钿饰犀栉。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率皆附以树石,映带其地,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说的就是早期山水雕琢装饰味道浓厚的特点。

整卷画有两个高潮,一是开始的“相遇”,《洛神赋》中描绘洛神“其形也,翩若惊鸿,偏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这时,顾恺之对洛神的描绘再不是《女史箴图》中的简单典雅,而是身着璀璨五彩罗衣,手持羽扇,凌波微步,旁有亭亭几荷,应原文中“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绿波”之句。在这一段,顾恺之将洛神身边的山树都有意地缩小处理,让一切都围绕女主人公进行,自然烘托出一位绝代佳人,引得曹植目不转睛,很有趣的一个细节是原文中曹植的随从们并没有看到洛神,所以才有曹植向他们描述洛神的一段话,而在这幅画中,仔细看看,除了曹植的目光与洛神相接之外,其他人的目光都游离于他处。曹植笔下的洛神没有丝毫的骄傲,而是位落落大方还带有纯真的女神,与其他众神都相处得很好,当她和曹植结下感情是,风神使风停止、河神令波浪平静,水神击鼓奏乐……一切都在祥和之中。可是接下来就到了最后一个高潮“分离”,“洛灵感焉,涉倚傍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人神殊途,洛神最终还是坐着六龙云车远去,文鱼驚戒,鲸鲵夹道,水禽护卫,洛神只是扬眉回眸,终究无语。而曹植也只能独自凝思念想,足往神留,不愿离去……

第一个画《洛神赋图》的人并不是顾恺之,而是东晋晋明帝司马绍(322年—325年在位),但顾恺之以及后代最优秀的临摹者为与他们时间相近的《洛神陚》作了最贴切传神的图像表达,而且在其中参入了画家自己的改动。注意到洛神手中始终拿着的那柄羽扇了吗?原赋中事没有的,画中的洛神乘上六龙云车时还拿在手里,是不是恋恋不舍的洛神还曾经再次走下云车呢?不然,最后羽扇怎么伴随的是痴情的曹植……

 


用户评论和纠错

我要评论/纠错
 
请输入图片中的字符。字母不区分大小写。
 

还没有评论或纠错。

条目信息
本条目创建者:
4d8fe2227e021e3340000093
创建时间: 2011-06-21 12:35:26
更新时间: 2013-04-18 16:38:27
版本:
2
 
知识库: 百科
学习记录
显示学习记录
相关条目 (当前课本)
相关条目 (知识库)